轮椅运动员用哪里撞线?盲人足球会越位吗?关于残奥会的疑问

东京残奥会进行过半,中国运动员已经夺得64枚金牌,共135枚奖牌。这几天的比赛看下来,你是不是对残奥会的项目和规则有很多疑问?下面是AI收集到的一些常见问题,来看看它们的答案吧:

东京奥运会设置了33个大项目,339个小项目;东京残奥会大项较少,共有22个,但为了竞争公平,有些项目分为多种运动级别,小项总数反而超过奥运会,达到539个,残奥会产生的奖牌数量也因此多于奥运会。

绝大多数残奥会大项与奥运会的一致,只有硬地滚球和盲人门球两项残奥会项目没有相对应的奥运项目。盲人门球丨teamdeutschland-paralympics

由于残奥会运动员的障碍各不相同,因此在每个大项中,还会根据障碍类型和程度进行更加详细的分级,让竞争更加公平。分级通常以前缀字母表示竞赛类型或障碍类型,以数字表示障碍类型及程度。

比如,刘翠青夺得金牌的T11级别女子400米跑步比赛,T11分别代表:T-径赛,1-视力障碍,1-障碍程度最严重(由重至轻分为1~3级);曾思妮参加的自行车C2级别比赛中,C代表使用自行车参加比赛,而不是手摇、三轮或双人自行车,2则是身体障碍程度等级(由重至轻分为1~5级)。

截至东京残奥会之前,同时参加奥运会与残奥会的选手共有十余名。其中,波兰选手纳塔利娅·帕尔蒂卡(Natalia Partyka)是同时参加两项乒乓球比赛的第一人,她在残奥会中获得了女单F10级四连冠,并已连续四届同时参加奥运会与残奥会。

另外,也有运动员先参加奥运会,遭遇意外后转向残奥会。匈牙利击剑运动员帕尔·塞克斯(Pal Szekeres)在1988年奥运会上获得击剑项目铜牌,1991年遭遇车祸后,在1992年以残奥会选手身份参赛并夺得了轮椅击剑项目的金牌。乒乓球赛中的纳塔利娅·帕尔蒂卡丨flickr

每名T11级别(视力障碍程度最严重)跑步运动员在比赛中占用两条跑道,与领跑者一起跑完全程。比赛过程中,两个人的手通过绳索连结在一起,领跑者指引运动员方向和加速时机,但不能用推或拉的方式协助前进,在抵达终点时,领跑者必须处在运动员的后方。

对于视力障碍较轻的T12级别,运动员可选择由领跑者陪同或者单独比赛,因此一场比赛中,可能同时出现单独竞赛和配对搭档的选手。

有跑步习惯的普通人也可以留意当地的招募信息,尝试成为陪伴业余视障跑者的志愿者。视障跑者与领跑员丨maxpixel

五人制盲人足球比赛没有越位和界外球规则。比赛在长40米宽20米的场地进行,球场的边界有1米高的围栏,保证球员和球始终在场内。

至于对足球的控制,一方面球员会根据特制足球滚动中发出的声响判断方位,另一方面,视力正常的引导员会站在对方球门后,向本方球员传达球门距离以及其他球员位置等信息,比如:“8米,45度,射门!”

对于击剑来说,准确控制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重要。在轮椅击剑比赛开始前,由两名选手当中臂展较短的一方做决定,选择按照对手的还是自己的臂展长度来固定双方之间的距离。

之后,双方的轮椅会按赛前选择固定在地板的框架上,轮椅距离在比赛过程中是固定不变的。轮椅击剑比赛丨flickr

轮椅参赛选手以轮椅前轮作为标志。比赛开始前,轮椅前轮必须与起跑线后方的地面接触,到达终点的标志则为前轮中心点越过终点线。

残奥会力量举重项目比拼的是上半身的力量,面对存在下肢功能障碍或截肢的运动员。对于下肢截肢选手,参赛时需要根据截肢程度估算应有重量,将此重量与身体实际重量相加来确定参赛重量级。

轮椅篮球也有类似普通篮球的“走步”规则,运动员必须在每推动两次轮椅后传球或运球,否则视作违例。

不过,轮椅篮球没有“二次运球”规则,球员可以运球后将球放在膝上,推动轮椅后再次运球。轮椅篮球比赛丨flickr

团队先分别判定每名运动员的身体障碍评分,然后将所有人的分值相加,总分在规定范围内才可以参赛。这种评定方式尽量平衡整个队伍的障碍程度,并允许轻度障碍和重度障碍的运动员同场竞技。

不是。2016年残奥会男子1500米T13级(视力障碍程度较轻级别)决赛中,冠军完赛时间为3分48秒29,而近一个月前的奥运会上,男子1500米冠军成绩为3分50秒00。实际上,这场残奥会比赛前4名选手的成绩都优于同届奥运会男子1500米前4名选手。

与奥运会相比,残奥会的项目和规则有些不一样,但也是最高水平的体育赛事,也在鼓励大家参与体育运动,也同样需要你我的关注。